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弗里茨·科尔贝,提前结束二战的头号间谍。出于保密方面的原因,在二战结束后的50余年里,人们根本不知道还有过一个如此伟大的间谍,直到美国中情局、联邦调查局、美国国务院解密1600份绝密情报档案后,这位二战中最伟大的间谍才浮出水面。

2001年3月18日,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和美国媒体以显著的版面刊出一段惊人的历史真相:一个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潜伏在纳粹德国外交部的间谍向盟国提供了上至德国军队作战方案、日本海军作战部署,下至纳粹大屠杀真相等价值不可估量的情报。

美国国务院在解密这些情报时评价说,科尔贝提供的这些情报使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战场提前结束,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使日本海军遭到毁灭性打击,他是二战中真正的头号间谍。

1943年8月22日,瑞士伯尔尼英国领事馆,一位德国官员悄然溜进馆内,指名道姓要见领事馆情报部门的最高负责人。情报官员立即将其带进领事馆情报部门负责人亨利·卡特怀特上校的办公室里。卡特怀特冷冷地看了一眼自称是纳粹德国外交部高级官员的这个德国人,扫了一眼他带来的自称是绝密情报的文件。因为那些文件实在太惊人了,这位英国上校根本不敢相信其中的内容,所以他断定这是纳粹设下的一个圈套。于是他冷冷地指着他办公室的门喝道:“先生,别把我当成傻瓜,我知道你是一个想让我掉进陷阱的双重间谍,我不会上当的,请你立即滚出去。”

满脸通红的德国人一把拿过桌上的文件,赶紧跑离了英国领事馆。半个世纪后,历史证明这位英国上校是第一号傻瓜,他赶走了二战中最伟大的间谍,并使英国抱憾终生。

1943年8月23日,也就是在科尔贝被英国人武断拒绝后的第二天,他决定到美国人那里试一把。不过,这次他悄悄地委托德裔医生,侨居瑞士的反纳粹秘密斗士科切尔·泰勒先跟美国人接洽。科切尔泰勒医生紧急约见了美国战略勤务办公室(中情局前身)驻瑞士伯尔尼的联络官吉拉德·迈耶尔,告诉他有一位身居柏林的纳粹德国外交部的国防军联络办公室要职的朋友,愿意把绝密情报送给美国人。迈耶尔同样是将信将疑,但他不像英国人那样一口就回绝了,而是决定当晚就安排美国战略勤务办公室驻伯尔尼最高长官杜勒斯,与这个德国官员碰一次面。

杜勒斯和迈耶尔就在伯尔尼一套专供间谍接头的秘密公寓里等到半夜,来访者是一个四十来岁、个头不高、偏瘦秃头的男人,他冷静又谨慎地自我介绍说,他叫弗里茨·科尔贝,曾在纳粹德国国家铁路局工作过,后调到德国外交部,曾先后驻南非和西班牙。他坚决反对希特勒和纳粹,但直到目前为止,一直无法与盟国方面取得联系。科尔贝还解释说,实际上,他目前在外交部所处的位置是外交部联络官卡尔·里特尔博士的助手。

里特尔博士负责外交部与纳粹所有武装力量之间的联络沟通,能接触到所有的作战计划,知道军队调动,纳粹德国空军行动,潜艇秘密战以及在整个欧洲的德国占领军行动的情况,所以他本人有机会接触到德国国防军通过外交部递交的所有重要文件,特别是能看到德国国防军呈交给纳粹德国外长里宾特洛甫的最重要的绝密文件。更重要的是,他还能接触到德国情报局的绝密情报,因为纳粹德国情报局的头号间谍往往披着纳粹德国驻世界各地的使馆、领事馆外交官的合法外衣工作,所以绝大多数的绝密情报都是通过纳粹外交密电发回柏林的,而这就意味着他可以看到任何对盟国有用的绝密情报。

为了证实他所说的一切,科尔贝出乎杜勒斯和迈耶尔意外地掏出一卷微型胶卷,当即就递到杜勒斯的手上,弗里茨·科尔贝并且告诉他微型胶卷里装着他偷偷拍下的186页纳粹德国外交部绝密文件。杜勒斯问迈耶尔是否是德国境内反希特勒反纳粹的秘密斗士成员,科尔贝回答说,他不是,虽说他认识一些反纳粹人士,但他基本上是单独行动。杜勒斯接着往科尔贝身边靠了靠说:“说真的,我们现在没法证明你是不是双面间谍。”

科尔贝非常冷静地回答说:“如果你没有这种怀疑的话,我还觉得你太天真了呢。我现在确实无法证明我不是双面间谍,但这也是我之所以带来如此绝密文件的原因。”

1943年8月24日凌晨3时,科尔贝悄然离开了,说一定会跟美国战略勤务办公室保持联络。美国情报专家立即对科尔贝带来的情报进行仔细的研究,他们先是激烈争论科尔贝会不会是纳粹德国设下的一个圈套,但他们最后断定,这是货真价实的纳粹德国绝密情报。这些情报随后被迅速送到美国总统罗斯福的手中,他一看到这些情报就断定这绝对是真的,立即指示应该把科尔贝发展成美国安插在德国境内最重要的间谍。

美国战略勤务办公室决定正式启用科尔贝作为潜伏在纳粹德国外交部里的美国间谍,代号“乔治·伍德”。

科尔贝悄然返回德国柏林,开始为盟国搜集绝密情报,但在10月之前一直无法从柏林脱身。这次他到瑞士不像第一次那样把微型胶卷装在一个信封,又塞在裤腿里,而是把秘密文件堂而皇之地塞进他将要递交的合法的外交邮袋里,所以在搭火车前往瑞士途中,尽管也被盖世太保搜查过好几次,但没有人敢动他的外交邮袋。

当科尔贝抵达伯尔尼后,他悄悄地取出秘密文件塞进他的大衣口袋里,交完外交邮袋后掉头就跟杜勒斯秘密接头去了。科尔贝第三次前往瑞士跟杜勒斯接头途中充满了惊险:按理,乘火车从柏林到瑞士的伯尔尼只需18小时,但由于盟国空军已经在白天开始对德国进行轮番轰炸,所以除了希特勒的专列因装有防空火炮,能驱赶盟军的飞机外,其他火车只要盟军的飞机一出现,赶紧靠边停,或者只能在夜间行进。这样,到瑞士需要花好几天的时间。

当火车好不容易驶抵瑞士边境时,他还得站在纳粹秘密警察面前接受仔细搜查和询问。科尔贝冷冷地告诉秘密警察说,他是外交部的秘使,然后把外交官护照和文件丢在办公桌上。秘密警察打开文件夹,取出一个大信封,上面盖着一个纳粹徽章,信封口是红色的蜡封。秘密警察绝对没有胆量打开合法的外交邮袋信封,所以只好把科尔贝放行了。吓出一身冷汗的科尔贝赶紧逃进火车站的男厕所,他把自己反锁在洗手间里,取出大信封,打开后取出里面套着同样有印章的小信封。这个小信封才是真正的外交文书,外面的大信封就是他自己封上用于传递情报的。

抵达伯尔尼后,科尔贝准时投送了外交信件,然后赶紧跟杜勒斯联系。这次,杜勒斯问科尔贝有没有更快更安全传递情报的方式,因为每三个月才乘坐火车碰头一次,实在太耽误情报的时效,也实在不安全。科尔贝回答说,他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所以他想出了通过第三者向伯尔尼的亲属寄贺卡的方式传递情报。这种特殊的贺卡印有科尔贝自己发明的密码,其中部分是根据他喜欢的音乐来安排的。此外,科尔贝还要杜勒斯提供一台更好的照相机,就是那种能用一个胶卷照许多文件的微型间谍相机。

科尔贝回到伯尔尼之后,开始通过第三方向杜勒斯传递情报,一个人是经常往来于柏林与瑞士的信使,另一个是在瑞士边境购买了一幢乡村小别墅的退休德国外交官。另外,他还托一些钟表商把微型胶卷装在表盒里偷偷运到瑞士。就这样,纳粹德国的绝密情报被源源不断地送到美国人手中。

一次又一次的冒险让美国和盟国获得了价值不可估量的情报,正是这些情报才奠定了科尔贝后来被称为20世纪最伟大间谍的基础。

从解密的文件来看,科尔贝搜集的情报有纳粹德国V-2火箭研制进程,纳粹德国阴谋入侵希腊,日本军队的部署位置,都柏林间谍案内幕,西班牙向纳粹德国偷运军品,纳粹在匈牙利偷偷审讯被俘的盟军飞行员,纳粹大屠杀惨剧等等。

科尔贝提供的纳粹德军的军事情报包括:从驻中立国爱尔兰纳粹特使发出的一份绝密电报中得知,德军开始装备一种可以跟踪盟国舰队行动,并且随时与纳粹潜艇部队取得联系的秘密电台。从纳粹德国驻马德里使馆发出一份绝密电报中得知,西班牙独裁者弗朗西斯科已经违背了原先西班牙保持中立的承诺,正向纳粹德国秘密提供大量用于提炼钢铁的原料。从驻阿根廷布宜诺艾利斯德国使馆的绝密电文那里知道,德国间谍已经得知一个巨大的船队已离开美国亚特兰大港,目的地是英国!盟军在接到科尔贝的情报后,赶紧下令舰队改变航线,从而使盟国船队避免陷入纳粹德国潜艇“狼群”围攻、全军覆没的命运。紧接着盟国下令对西班牙实施燃油禁运,从而使西班牙的船队无法继续向德国运送纳粹军队最急需的生产钢铁所需的原材料。

科尔贝提供的关于日本侵略军密码情报有:他将一份完整的日本海军战斗序列的清单绝密情报交给美国海军,从而让美国海军能够按单消灭太平洋上的日本海军舰只。更重要的是,美国据此破解了日本海军的通讯密码,从而使美国海军在太平洋战争几次决定性的战役中取得了辉煌的胜利。

还有,科尔贝曝光的最高级别的纳粹间谍是其安插在英国驻安卡拉大使馆内一个代号“西赛罗”间谍。战后,英国反间谍部门终于查清,这个间谍就是英国驻土耳其大使休伊·侯赛因,此人往往利用他的上司在使馆里弹钢琴的时候偷偷拍上级的绝密文件。这一间谍案1952年被好莱坞拍成超级大片《五个指头》。

科尔贝还提供了关于纳粹德国大屠杀方案的情报:从德国被占领区法奸皮埃尔·拉瓦尔发出的绝密电文处得知,此人正要实施一项逮捕并且处决所有被占领土抵抗组织成员亲属的剿杀计划。科尔贝是第一个让盟国知道纳粹对欧洲犹太人进行系统大屠杀的人,因为他提供了一份有关纳粹德国下令屠杀罗马8000个犹太人的绝密情报。

战争期间,科尔贝一共向盟国提供了1600份情报,这些情报要用好几个巨大的盒子才能装下,摞起来足足有10米高。所有这些情报代号是“波士顿系列”。

对于科尔贝提供这些情报的价值,美国政府在解密后的正式评价是:这些情报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缩短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欧洲战场的时间。

1944年7月20日,德国一反纳粹地下组织暗杀希特勒未遂,结果数千名秘密成员被杀。杜勒斯有好几天没有科尔贝的任何消息,还以为他已经被盖世太保逮捕并且处决。让杜勒斯意外的是,几个星期后科尔贝奇迹般地恢复了与他的联系,并且继续向盟国提供情报。

战争结束后,科尔贝隐姓埋名开始做生意,并且取得了成功。从那以后直到他死,谁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二战期间盟国最伟大的间谍似乎就这样永远消失了。美国政府各个部门出于保密考虑,战后50余年间对科尔贝超级间谍一事只字不提,还是叛逃到前苏联的英国间谍菲尔比在他的自传中隐隐约约透露说,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盟国曾从德国外交部内的一个“朋友”那里获得过大量极具价值的情报。

科尔贝于1970年默默无闻的死去,没有任何人公开承认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做出如此大的贡献。许多德国人甚至至今仍认定他是一个叛国贼,但科尔贝对自己所作的一切没有丝毫的后悔。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wickeddanceworks.com/,克莱门斯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